示例图片二

FE中的紫色风暴,远景维珍车队和他的伙伴们

2020-07-12 04:25:07 3d浙江风采走势图 已读

FE中的紫色风暴,远景维珍车队和他的伙伴们

前些天我宅在家,看新一季《Top Gear》的科林-麦克雷特辑,这是为了纪念这位当代英国赛车史的传奇史诗般的WRC夺冠25周年。确实,没有比“一辆蓝色涂装四轮跃起的拉力赛车”更好的定格我们运动的黄金时代了。

伴随着电视转播的成熟,赞助商们随即蜂拥而至,除了那定义拉力赛的蓝色涂装,橙蓝撞色的海湾石油、马提尼的美妙拉线、甚至如移动广告牌般的万宝路涂装,都成了回忆中的经典画面。

更重要的是,依托于此建立的“赛车生态体系”,让赛车摆脱了“部分绅士的优雅冒险”,而让其真正成为一项大众运动。然而好日子来得快,去得也快。随着2005年欧盟烟草广告禁令的实施,以及公众对于顶尖方程式比赛环保与可持续性形象的质疑,那些传奇的广告主们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赛车运动,包括F1在内的顶尖赛事都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

所以,当2014年Formula E电动方程式启动的时候,除了那些“老派卫道士”的嘲讽——一位顶尖品牌的工程师亲口告诉我——“FE is a game not sport”。同时伴随的质疑是,这项新兴的运动如何在艰难的赛车赞助市场找到愿意掏钱的品牌——如果10支F1车队中有6支不是正在挂牌出售就是准备挂牌中,又怎么找到资源去运作另外10支方程式车队,并组织一个全新的世界锦标赛呢?

5年后,关于这所有的质疑已经有了答案。电动方程式不但不是一个“游戏”,而已经成为了FIA的掌上明珠。FE以其独有的代表未来技术方向的魅力,吸引了多达9家的制造商车队。而在2018年,远景科技集团以非汽车制造商身份收购了维珍车队,则为FE电动方程式的商业模式开拓了新的探索空间。

在第5赛季,使用奥迪客户赛车,远景维珍车队拿下了车队积分榜第3的好成绩。而其代表性的紫色涂装也在一众FE赛车涂装中格外抢眼,特别是当车手山姆·伯德经常挑战领奖台位置时,就更是如此了。

当然,总有人说这得益于奥迪高品质的客户赛车,但奥迪的车队总监阿兰-马可尼什可不这么认为,在第6赛季的揭幕战上,他评价远景维珍车队,“我们知道他们一直很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硬件,但远景在电池能量管理方面有自己的优势,他们也有两位经验丰富的车手。说实话,有时候我甚至认为他们有点太强了。”

伴随着优异的成绩,远景运作FE车队也让自己跻身在了一个价值数千亿的环保能源产业的塔尖位置。最初我们很难理解为何一家绿色科技企业会想要管理一支电动方程式车队。但细看远景的业务结构,包括对日产动力电池部门AESC的收购,你会发现其背后的深刻逻辑。

还有什么比在主流汽车厂商——也就是AESC电池的终端客户——面前展示电池管理技术更好的市场方式呢?即使其中一些会选择自建电池工厂,但也为软件端的合作打开了大门。

更重要的是,FE电动方程式,对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的关注,伴随着天然的“政治正确”。也让FE的围场俱乐部Emotion Club成为了各国政商名流的聚集地,这打造了一个平台,将远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创新技术直接展现给各国的政策制定者。

这其中就包括了它的EnOSTM。EnOSTM是远景构建的全球领先的智能物联操作系统,目前连接管理全球超过6300万个智能终端设备和超过120GW能源资产。其目标是为智慧能源、智慧建筑、智慧工厂、智慧出行和智慧城市等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和智能产品。同时,从智能物联平台等领域积累的仿真模拟和算法的经验,也都是远景能够实实在在帮助到车队的。

更进一步,远景利用FE赛事,打造了名为RACC这一全球创新峰会。其全名为Race Against Climate Change,赢得同气候变化的比赛。伴随着FE这一全球性的赛事,车队将这一峰会搬到了巴黎、纽约这样全球化城市的中心。

而这一整套的组合拳下来,远景科技集团充分利用了FE赛事的舞台,向潜在用户和公众展示了远景集团——这不再是一家来自中国的神秘风电设备制造商,而是全球绿色科技的先锋企业,而这都是基于FE电动方程式带来的市场机遇,我想不到在赛车领域中更成功的投资了。

通过直接运营车队,远景将自己的Logo,远景AESC和EnOSTM的Logo都展现在了车身涂装最显眼的位置上,在FE这项全球瞩目的新兴赛场上,在全球标杆性城市的市中心,与全世界最知名的汽车品牌同框出境。还有比这更值得的市场投入吗?

接下来,如同所有赛车运动中成功的故事一样。赛道上的好名次总是伴随着新的赞助商与合作伙伴的加入。这不仅分担了FE随着厂商车队进入后日益提升的预算规模,同时,也可以说这些品牌合作伙伴认可了远景FE车队,以及其发起的RACC理念。

在车队的合作伙伴中,赛车迷最熟悉的恐怕是A星(ALPINESTARS)了。这家来自意大利的公司参与了最高级别的赛车锦标赛,并为世界顶级运动员创造打造最先进的技术设备。 A星的Logo出现在远景维珍车队也进一步说明了远景作为赛车运动的后来者,其表现和成绩,已经被传统的赛车世界所认可。

此外,远景维珍车队还与史丹利百得(STANLEY)展开合作。这是一家标准普尔500(S&P 500)和财富500强(FORTUNE 500) 上榜企业,是世界领先的工具和存储设备供应商,也是全球第二大商业电子安全公司。

史丹利百得正与车队的工程师合作,帮助发展赛车和运输行业未来技术,并提供最新的工具和设备, 确保车队在竞争中占据优势。除此之外,车队还与史丹利百得共同发起了名为Quiet Racing的公益活动,帮助自闭症儿童。

作为领先的FE车队,远景维珍车队的合作伙伴中还包括了一家叫Genpact的数据挖掘公司,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他能支持远景进一步帮助车队分析45分钟比赛中数千个变量,找到哪怕是0.1秒的速度优势。

如果说电动车充电网络运营商CHARGEPOINT是这支FE车队预料中的合作伙伴的话,那么最出乎意料的赞助商可能是哈雷-戴维森了(Harley-Davidson)。考虑到哈雷-戴维森传统的保守用户群体,这似乎是与“电动化”绝缘的用户,然而通过与远景维珍FE车队的合作,哈雷-戴维森旗下的livewere电动摩托品牌的Logo出现在了车身涂装上,这展现了一个很好的故事,即使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和摩托车品牌,也无法忽视电动化的浪潮。于是,在2019年,他们与远景维珍车队签下了多年的长约。

车队经理兼CTO Sylvain Filippi说,“我们高兴欢迎像哈雷-戴维森这样的品牌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与我们一样,哈雷-戴维森也分享着研发顶尖技术和可持续化移动出行的激情,我们之间的合作将是2轮和4轮之间合作的典范。”

哈雷-戴维森的副总裁Marc McAllister则说到,“我们非常激动能赞助远景维珍车队,这是FE中的一支领先车队。这支车队的激情,专业和对于电动车辆的专注与我们自己相吻合,与他们合作将是一段难以置信的激动时光。”

显然在出行方式革命这件事情上,即使老派如哈雷也不愿错过电动化的浪潮,而远景维珍FE车队作为少数有核心技术的独立FE车队,也让哈维-戴维森省却了战队传统汽车制造商的烦恼。

而最新加入的合作伙伴则是日本的碳纤维专家帝人集团(TEIJIN),在2020年1月,帝人成为了车队新的合作伙伴, 新闻公告中说帝人集团将使用高性能材料和产品帮助改善远景维珍车手的比赛舒适性——由于目前规则的限制,车队不能自己制造单体赛车壳。但在未来新规则开放后,帝人集团将探索新的轻量化和高性能材料制作赛车部件,给予设计师以设计自由度。

其CEO Jun Suzuki说道,“通过支持远景维珍车队,参与电动车比赛,可以提升国际上对全球变暖的警示,发展技术,并且了解未来电动车相关技术和解决方案。”显然,远景科技集团以一笔合理的预算,撬动了整个新能源科技产业的整合,集合行业内优秀的企业,共同race against climate change,创造可持续未来。而远景维珍车队也正在自己的舒适区中运作。或许当25年后,我们有时间回看FE电动方程式时,这支紫色涂装和他们的赞助们已经成为了新的赛车传奇。